客服:
技术:
QQ:
地址:
邮箱:

尊龙人生就是搏

塞尔维亚依然在,南斯拉夫何处寻?
html模版塞尔维亚依然在,南斯拉夫何处寻?

如今整个欧洲,不肯跟随北约和美国的国家,只有塞尔维亚。

面对整个西方铺天盖地的指责,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公开指出,塞尔维亚不加入西方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

“他们说,我们不能再同时坐在两把椅子上了,而我要说的是,我们只有一把椅子??就是塞尔维亚这把椅子”。

我特别敬佩塞尔维亚这个国家,也特别敬佩南斯拉夫民族。

记得那首歌吗?“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你一定把我来埋葬,请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

这首歌来自于南斯拉夫电影《桥》,讲的是南斯拉夫人民的反法西斯斗争,那是一代人的记忆。

说来惭愧,我最早关注他们,是因为篮球,巴尔干半岛是一个篮球天才辈出的神奇地方,当年他们有博迪洛加、彼得洛维奇、迪瓦茨、库科奇、斯托贾科维奇.....当他们全胜时期,可以击败苏联、美国,就算他们经历国家解体只剩下半壁江山时,依然可以在2002年再次打败美国队。

今天他们有约基奇(塞尔维亚)、东契奇(斯洛文尼亚)、博格丹诺维奇(克罗地亚)、武切维奇(黑山)、努尔基奇(波黑),m88官方网站.......

上面这些人,都是当今NBA的一线球星,约基奇、东契奇两位,如今还是整个NBA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超级巨星。如果把他们凑到一起,简直是一支梦之队。

是的,他们曾经都有一个祖国,叫做“南斯拉夫”??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

曾经,他们是社会主义兄弟,他们还是欧洲唯一一个不靠苏联红军、不靠欧美盟军、而是靠自己的革命力量战胜纳粹,赢得民族解放的伟大国家。

这一切光荣的源头,来自于伟大的南斯拉夫共产党,来自于约瑟普.铁托同志。

1941年,纳粹德国、意大利法西斯入侵瓜分南斯拉夫,德意法西斯还扶植傀儡政府,挑唆民族仇杀,南斯拉夫腥风血雨,国家民族危亡之际,以约瑟夫?铁托将军为首的南共最先站出来,组织起全民族武装起义。你看,在二战中任何一个国家,抵抗意志最坚定、决不投降的,都是共产党和她领导的无产阶级。

到1941年9月,南全境已有60多支游击队以及大批游击小队,规模达到了7万人。他们打出了欧洲的“人民战争”。

南斯拉夫的反法西斯斗争,跟我们的革命历程非常像,早先,他们也经历过莫斯科共产国际的遥控指挥,也走过很多弯路,但在铁托的带领下,逐渐走出了独立自主、符合南斯拉夫国情的斗争路线,他们身处整个欧洲战场的“敌后”,内外断绝,孤立无援,面临的是强大德军的扫荡和绞杀,只能靠着山地和群众基础艰苦奋斗......武器装备,只能靠缴获,南斯拉夫游击队有个外号,叫做“五发子弹的士兵”,可见他们斗争的艰苦卓绝。

他们甚至也有着自己的“长征”。

在前两次“围剿”铁托和游击队失败之后,德意法西斯与伪军又发起第三次“围剿”。来势十分凶猛,法西斯军队不仅占领革命根据地,而且大肆屠杀无辜百姓,制造广泛的“无人区”,隔绝游击队与人民的联系。南反法西斯斗争进入最困难的时期。南共中央决定突破敌人封锁线进行战略转移,这样就开始了堪称欧洲的“长征”。

这场“长征”艰难困苦,法西斯围追堵截,对有可能为游击队提供补给的村落进行烧杀毁灭。游击队缺衣少食,不断减员,但他们不屈服、不舍弃,不少人赤着脚,抬着大批伤员,带着幼小的烈士遗孤,跋涉于白雪皑皑的山林,也不投降。大批共产党员为了掩护战友突围,毅然断后,和法西斯血战,弹尽粮绝英勇就义。

南斯拉夫长征也有“遵义会议”,在战斗最惨烈的苏杰斯卡战役后(苏捷斯卡战役很像“湘江血战”),游击队司令部在一个小磨坊召开会议,这就是南斯拉夫的遵义会议,会议上铁托决定向敌人力量薄弱的波斯尼亚地区转移,在那里建立新的根据地。

实际上,南斯拉夫长征真的和我们有关系,因为当时中国的长征已经被当时欧美的左翼作家、同志们宣传到了全世界,早已成为了全世界无产阶级心目中的“神迹”,在南斯拉夫长征的队伍中,他们也两次印刷小册子宣传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鼓舞同志们的士气。

我们中国的长征被称作革命的“播种机、宣传队”,南斯拉夫长征也是这样,长征中游击队不仅没有减少,反而不断增强,沿途不断解放新的城镇,扩大了南斯拉夫民族统一抗战的阵营,游击队得到很大发展,人数已超过15万人。最后游击队改编为南斯拉夫人民解放军......最终反攻贝尔格莱德,取得全国解放的胜利。

你不得不感慨,当年我们的事业并不孤单,在地球上另外一块遥远的地方,有着我们的同志,有着我们的同路人。

铁托同志是个真正意义上的硬汉,无论是革命战争时代,还是社会主义建设时代,他一直保持着南斯拉夫的独立性,没有向任何强权低头。

南斯拉夫的电影艺术很优秀,比如《黑名单上的人》,《桥》,很多人应该记得那部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电影里男主瓦尔特的原型就是铁托。

在建立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之后,铁托走独立自主的发展之路,二战之后,欧洲国家进入冷战时期,很多国家各自选美苏分别加入华约和北约。南斯拉夫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却并没有在冷战中靠向苏联,也没有靠近美国,南斯拉夫奉行的与各国都友好交往的政策。

铁托开始“五年计划”,致力于经济建设,他说:“我们不想成为一个落后的国家,因为这样的国家必然备受欺凌,任人宰割”。

他用二十年时间,把南斯拉夫建成了一个工业高度发达,而工业增长率达到9.1%的工业国。他创造了“企业工人自治”制度,工人直接决定企业的生产和分配,大大激发了劳动积极性。

南斯拉夫人均GDP不断增长,当时南斯拉夫人均GDP增速是6.5%,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南斯拉夫的人均收入达到1500美元,这在当时来说是中等偏上国家。1976年,南斯拉夫的民众家庭中,有36%拥有轿车,56%的家庭有电视,而且冰箱的拥率也突破40%,所有的孩子都能接受免费基础教育,这样的生活水平,很多西方国家都达不到,这是一个经济奇迹。

因为铁托坚持“不结盟”政策,既不倒向苏联,也不倒向美国,这就导致了美苏双方对南斯拉夫都是既想打压又想拉拢,这就让南斯拉夫得到了能从美苏双方都获得经济科技支持的机会,因此南斯拉夫科技发达,也带动了军事发展。上世纪七十年代,南斯拉夫常备陆军有60多万,坦克有一千多辆,还有六百门反坦克火炮,1400辆装甲车及各式口径的火炮九千多门。海军达到1.1万,有80艘舰艇,空军有六百多架,有3.2万人。这放在整个欧洲,也是军事强国。铁托时代的南斯拉夫,被周边国家称为“巴尔干之虎”。

可惜的是,南斯拉夫是个多民族国家,并且没有一个强大的主体民族,克罗地亚、塞尔维亚、黑山、波黑、斯洛文尼亚、马其顿各地经济发展不均衡,再加上后来企业私有化导致的社会不公平加剧,以及西方的不断作梗和煽动,酝酿了尖锐的民族矛盾和地区冲突.......

铁托在世的时候,还能靠着铁腕和个人威望压制矛盾,让各民族拧成一股绳;铁托虽然出身于克罗地亚,但他对各个民族之间不偏不倚,保持公正。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一视同仁。各个民族的民众都拥有富裕的生活,也就没有分裂独立的必要。在共产主义理想还在的时候,人民爱的是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这个伟大祖国。

但在铁托去世后,刚好又遇到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南斯拉夫经济改革失败,增长停滞,导致各民族之间继续撕裂、矛盾激化;西方又加紧了对南斯拉夫的干涉,这种干涉包括好几个方面,一是采用经济制裁,让南斯拉夫的经济处于崩溃的状态中。二是培养反政府势力,特别是那些亲西方的反政府势力......这就加剧了南斯拉夫的分崩离析。

此后,就是血腥的南斯拉夫内战,当年的一切繁荣化为泡影,经济建设成果毁于一旦,铁托建立的伟大国家不复存在,本来的民族兄弟同室操戈血流成河,然后是美国和北约发动“科索沃战争”,悍然对南斯拉夫进行长达78天的狂轰滥炸......迫使了南斯拉夫进一步解体。

现在,没有南斯拉夫了,只有塞尔维亚、克罗地亚、黑山、波黑、斯洛文尼亚......就连科索沃都分裂出去了。

巴尔干之虎不复存在了,塞尔维亚如今最出色的,是体育人才,比如网球巨星德约科维奇,比如篮球巨星约基奇,比如足球豪强贝尔格莱德红星。

整个欧洲,塞尔维亚是最能和我们共情的国家,因为他们民族的苦难,和我们伤痛是重叠的。

1999年3月24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没有得到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不顾国际社会强烈反对,打着所谓“人道主义”的旗号,悍然对南联盟??一个主权国家发动了长达78天的狂轰滥炸,造成了超过3500人遇难、1.25万多人受伤、数十万难民背井离乡,制造了当时冷战结束后最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

那一年5月7日深夜,美军三枚导弹击中了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造成正在使馆中工作的新华社记者邵云环、《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朱颖不幸牺牲,同时被炸伤数十人,使馆馆舍严重损毁。

贝尔格莱德的中国大使馆遗址处,有一块黑色的纪念碑,这块纪念碑上用塞尔维亚文和中文写着:“谨此感谢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塞尔维亚共和国人民最困难的时刻给予的支持和友谊,并谨此缅怀罹难烈士。”

塞尔维亚也是全欧洲对中国最友好的国家,2019年中国国庆期间,贝尔格莱德街头,还张贴着《我和我的祖国》的海报(图片来自于“雄仔?”)。

3月17日,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红星队球迷在球场看台上打出六条巨大横幅,按年份细数美国、北约组织过去入侵的20多个国家。

塞尔维亚球迷拉的不是横幅,这是斑斑血泪写成的史书,历史记住了,朝鲜1950年,危地马拉1954年,印度尼西亚1958年,古巴1961年,越南1961,刚果1964,老挝1964年,巴西1964年,多米尼加1965年,希腊1967年,阿根廷1976,尼加拉瓜1981年,格林纳达1984年,菲律宾1989年,巴拿马1989年,伊拉克1991年、2003年,塞族共和国1995,苏丹1998年,南联盟1999年,阿富汗2001年,也门2002年,索马里2006年,利比亚2011年,叙利亚2011年??这是美国和北约犯下的累累血债。

你想想,这样的塞尔维亚人民,怎么可能和美国、北约站在一起?

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曾写过一篇小说叫做《混沌蝴蝶》,故事的背景,就是美军入侵南斯拉夫,讲的是一个爱国科学家用尽全力救亡图存的故事,“为了我苦难的祖国,我煽动蝴蝶的翅膀……”而美国人只是在进行一场“浪漫而光荣的远征”……我们都深知帝国主义的无耻和虚伪。

我相信,塞尔维亚人民和我们一样,对霸权主义、帝国主义无比痛恨,同时无比热爱着自己的祖国,时时刻刻希望国家统一、强大、繁荣昌盛。

虽然铁托同志在历史上有很多争议,有不少缺点,但他依然是一个伟大的革命者、共产党人、南斯拉夫领袖,他去世的时候,来自全世界128个国家的209个代表团参加了他的葬礼。其中有三位国家元首、四位国王、8位国家副主席、二十二位总理、四十七位外交部长。

1992年实行“多党制”、“私有化”,向西方积极靠拢的南斯拉夫,高呼自由民主人们甚至拆除、移走了铁托的雕像,但到了30年,一片混乱衰败的土地上,人们又开始想念铁托同志了。

那个年代狂热的年轻人已经老了,他们反思着??“铁托的时代我还小,但清楚记得家中从未因日常生活而发过愁,每逢夏季全家都要到海边或是其他国家旅游度假,从来也不必担心,出外期间家中有可能被人抢劫或偷盗,但现在一切都变了,所以人们开始想他了.......”

今天,南斯拉夫各族人民都在怀念他。